移动版

御银股份转型茫然

发布时间:2020-05-08 21:34    来源媒体:中国经济网

本刊特约作者 诗与星空/文

随着国内新冠肺炎疫情接近尾声,中国进入了经济复苏的阶段。大部分省市促进消费都采用了“高科技”的手段:发电子消费券。发放的渠道大多是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和银联云闪付等第三方支付系统。

短短几年,最“原始”的支付手段——现金已经几乎退出了历史舞台,由于使用量极低,以至于央行发布通知禁止拒收现金。不难想象,和钞票有关的行业已经陷入了困境,比如生产ATM机的御银股份(002177)(002177.SZ)。

中国银行协会发布的《2019年中国银行业服务报告》显示,截至2019年年末,中国银行业金融机构网点总数达到22.8万个,较上年少了600个左右;全行业离柜率为89.77%,较上年增加了1个百分点;自助设备109.35万台,较上年同期增加5.9万台左右。

虽然从数字上看,自助设备略有增加,但离柜率的攀升和网点数的减少意味着远期自助设备终将开始缩减。

4月29日,御银股份发布了2019年年报和2020年一季度季报。2019年,公司实现营业总收入2.14亿元,比上年同期减少45.72%%;实现利润总额7200万元,比上年同期增长173.52%;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6728万元,比上年同期增长170.95%。

初看起来,虽然营收不佳,但净利润高速增长,似乎是营收质量提升了,但实际上,公司的业绩水分很大。

黄金时代不复存在

2014年,御银股份的营收超过9.7亿元,净利润1.32亿元。2011-2014年,公司的扣非净利润均超过1亿元,这是公司的高光时刻,是ATM机最后的辉煌。

从2015年起,虽然公司营收还保持增长,但净利润已经开始下滑。在行业需求已经开始下降的时候,通过利润换市场无异于饮鸩止渴,2016年起,公司迅速进入营收、净利润双下滑通道。

与此同时,2014年,曾经一度因银行阻击而叫停的二维码支付,最终拿到央行通行证,迅速席卷大江南北。反应迟钝的银行还在等待央行的“监管”,结果一夜之间发现支付宝和微信支付掠走了几乎全部用户。

从此,银行柜台业务进入了断崖式下跌阶段,ATM机的需求也逐年下滑。

厚积薄发的支付行业变化之快,很多传统金融企业难以及时应对。

在思考是跟随还是转型的时候,支付宝和微信支付已经通过打车(滴滴打车、快的打车)、共享单车(ofo、摩拜等)等高效烧钱的方式,迅速让用户养成使用二维码的支付习惯。2016年,阿里和腾讯又掀起了轰轰烈烈的“新零售”运动。所谓新零售的本质,其实就是新支付,被二者参股并购的各大线下商超,又培育了大量的用户使用移动支付。

银行卡和现金彻底退出了历史舞台,笔者曾经在周边的大中小商超做过调研,移动支付的使用率超过90%,银行卡和现金支付不足10%。普华永道报告显示,2019年,中国移动支付率高达86%,已经进入全民移动支付的时代。

迷茫的转型

在这种形势下,御银股份躺在银行的怀抱里数钱的日子一去不复返了,毛利率从60%下降到50%,又一路降到30%左右,公司终于下定决心转型。

然而,公司的转型路线似乎并不顺利。

为了满足银行的需要,公司最先开始的转型是从传统ATM机向智慧柜员机。在新的支付时代,银行也在主动收缩营业网点,智慧柜员机可以帮助银行业务流程优化,提升业务效率、降低运营成本。

但是,这种转型并没有达到预期效果,消费者对现金的需求是断崖式下滑的,银行的网点压力骤降,对智慧柜员机的需求也并不太强烈。据《2019年中国银行业服务报告》,全国银行业一共只有4000多台智慧柜员机。

为了解决银行柜员繁重现金点收工作,公司又推出了现金出纳机,协助银行柜员电子化处理现金清点、存取、识别等现金业务,提高柜台效率、优化服务流程、节约客户时间。从公司的全部ATM类设备从1.39亿元缩水到1691万元来看,由于该设备主要面向银行员工,随着现金清点量的下降,该设备也没有太好的销路。

2019年年报显示,公司研发出了人脸识别、语音识别、虹膜识别、指静脉识别、掌静脉识别等系统。这类面向客户交互的设备,在客户离柜率越来越高的现在,逐渐成为鸡肋产品,甚至都没有体现在年报的产品分类中。

目前来看,公司做的最好的转型业务是技术服务。虽然设备增量下跌,但存量设备的维修保养,以及软硬件升级仍在进行。技术服务是公司分板块业务中唯一在增长的,2019年,该项营收超过1亿元,已经成为公司最核心的业务。

还有一块业务是数字货币。据报道,央行开始了数字货币的开发工作,并在一些银行进行了小范围的试运行。和支付宝、微信支付等第三方支付方式相比,数字货币有国家发币无条件兑付、无须存入银行、理论上匿名化等特点。但在支付宝、微信支付已经全面普及的当下,数字货币能否足够方便受到用户欢迎,还是个未知数。

如果数字货币正式发行,上述提到的消费券就可以依托数字货币发放了。

御银股份在年报中指出,正在进行数字货币软件钱包和硬件钱包的研发。软件钱包可以理解,银行等金融机构也正在进行相关开发,数字货币的硬件钱包就很难理解了,是类似优盘的数字货币硬件存储设备吗?

不管是哪种钱包,公司既不是受到央行委托的金融机构,也缺乏足够的金融信息系统开发实力,更没有通畅的推广渠道。因此,笔者认为,即便是数字货币落地,公司的产品也很难打开市场。

现金流不断萎缩

2016年,公司的经营性现金流量净额达到了3.8亿元。之后便开始逐渐萎缩,2019年只剩下了9000多万元,公司大客户大多为银行等金融机构,看来银行的钱也的钱也不好赚。

经营性现金流不断恶化的同时,公司的投资性现金流量净额近五年来合计超过-10亿元,公司在投资方面投入了大量的资金,是为了转型吗?

但资产负债表显示,公司的投资性现金流是用来购买了投资性房地产和交易性金融资产。其中,投资性房地产较2016年增加了4个多亿,账面4.2亿交易性金融资产和3.8亿元其他非流动金融资产,准确的说,这是和主营业务关联度不大的投机行为。

对此,公司在年报中解释,这是将自有物业御银科技园区的部分闲置物业对外出租收取租金,实现公司资源的合理配置,优化公司资产保值增值和改善经营活动现金流量,保障公司主营业务稳定有序有效开展。

现实情况是,公司虽然靠租赁获得3300万元的收入,但ATM机等核心主营业务的开展并不稳定。

连续三年扣非净利润亏损

在净利润激增173%的背后,是公司连续三年扣非净利润亏损。

其中,2019年最核心的收益是投资收益,利润表显示,是出售交易性金融资产获取的收益。具体是什么?

公司在2019年出售了一部分股票,获利1.18亿元,弥补了公司主营业务的亏损,实现了净利润的高增长。账面显示,公司持有腾讯控股、招商银行、平安银行、宏大爆破等多家上市公司的股票。

在上海莱士之后,又一个上市公司“炒股大师”出现了。

2020年一季报显示,公司营收增加20.58%,净利润下滑232.54%,扣非净利润增加330.37%。而净利润下降的主要原因,竟然是公司炒股炒赔了。

总体来看,在支付宝、微信支付“一统天下”的过程中,御银股份的管理层反应比较慢,没能及时的进行转型。而当传统ATM机市场迅速缩水后,公司被迫转型,也没有拿出“壮士断腕”的决心,依旧在传统业务上修修补补,试图挽回业绩,说明公司决策层对市场的判断过于保守。

更让人哭笑不得的是,公司在ATM机的黄金时代赚了不少钱,却没有加大投入进行有效的多元化转型,反而是买了交易性金融资产(股票)、投资性房地产,造成公司核心业务空心化,生产的产品已经很难追上新的支付时代。

声明: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;作者声明:本人不持有文中所提及的股票

申请时请注明股票名称